台海局势

65载坚守“电”亮雪域高原

发布时间: 2021-09-07

  世界海拔最高风电项目山南措美哲古风电场。中国电建集团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供图

  无数能源建设者接续奋战,让雪域高原被“电”亮。这其中,离不开中国电建集团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65年的坚守。

  新中国成立伊始,西藏河流由于地形险阻、人迹罕至,属于无资料的“空白区”。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建院后对西南河流开展水力资源普查。1956年,5支普查队活跃在西南大中型流域。其中一支奔赴川藏边界的金沙江及西藏昌都测量,开展地质、水文、社会经济调查,拉开了服务、建设、援助西藏的大幕。

  在世界屋脊上摸清家底并非易事。道路状况极差,滑坡、崩塌、雪崩、泥石流等灾害随时都会发生,还需克服高寒缺氧。“乘羊皮筏子渡江遭遇险滩,一名战友被激流卷走不幸牺牲。”类似这样惊心动魄的记录,在队员的调查本中偶有发现。

  但这并未阻止队员的脚步。他们多次进藏,对昌都鄂穆楚河、再兴沟、金河和澜沧江等河流进行实地查勘,带回宝贵资料。3年后,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对昌都电站开展勘测设计。

  至1979年,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整理分析澜沧江、雅鲁藏布江、拉萨河、堆龙曲、沃卡河等河流勘查规划资料,羊卓雍湖及直孔等电站勘测设计资料,最终完成西藏水力资源普查成果。这些珍贵成果,于1985年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也为西藏水力资源全面、科学开发,立下功劳。

  2006年,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对“大拐弯”水力资源进行全面考察。30多人组成的考察队伍,兵分两路深入无人区,为西藏接续能源基地建设描绘蓝图。

  65年间,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的建设者踏遍西藏七市区山山水水,让水电明珠闪耀江河,照亮雪域。

  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于1973年开始对拉萨地区开展规划选点工作。1974年提出了开发羊湖电站的建议,这是当时西藏最大的水电工程。

  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经过20多年探索,世界海拔最高、中国水头最高、隧洞最长、自动化水平最先进的羊湖抽水蓄能电站于1998年投产,极大缓解了拉萨、山南、日喀则等地区电力紧缺。

  1995年,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承担了昌都金河水电站可行性研究勘测设计工作,按时提交设计报告。金河水电站2000年破土动工,2004年建成投产,结束了昌都电网严重缺电和没有骨干电源支撑的历史。

  为减少对鱼类生存繁殖的影响,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在位于雅鲁藏布江干流的藏木水电站设计出世界上海拔最高、落差最大、规模最大、长度最长、过鱼效果最好的过鱼设施,并建设了鱼类增殖站,成就了工程建设与资源保护同步推进的高原样本。

  狮泉河水电站结束了阿里首府狮泉河无常规电源的历史。中国电建集团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供图

  在西藏,高寒农牧区、边远地区用电是薄弱环节。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力争让边远地区用上洁净、充足的电。

  1992年,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在阿里地区开展狮泉河水电规划选点工作。狮泉河海拔4350米,空气稀薄、温差大。

  在狮泉河建设的十多年里,大家创造了在生命禁区建成高原明珠的奇迹。2007年电站投产,阿里首府狮泉河无常规电源、靠柴油机发电间歇供电已成历史。

  西藏墨脱曾依靠小型柴油发电机满足生产生活用电。2013年底,墨脱县最大的水电站——亚让电站开工建设。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加大对项目资金、人力、技术与管理的倾斜力度,在不到2年的时间内,让墨脱彻底摆脱“电力孤岛”。

  电源的建设也带动西藏电网的日益发展壮大,藏中电网等电力天路建设,使得青藏高原清洁电能源源不断送往远方;海拔5373米的普马江塘乡,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设计的输变电工程结束了这个“世界海拔最高乡”无电历史;普芒康县盐井110千伏输变电EPC工程,实现了深度贫困地区民众由“用上电”向“用好电”转变。一张张光明的网、幸福的网已在雪域高原悄然织密。

  此外,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还不断向新的领域进发。山南措美哲古风电场,为4500至5500米海拔高度区域的大规模风电开发提供研究成果和工程借鉴,填补超高海拔风电开发领域的空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拉萨,西藏首府,全年日照时间3000多小时,被誉为日光城。但在洛桑平措老人的童年记忆里,日光城的夜晚却是漆黑一片的。[详细]

  盛夏时节,正值牛羊育肥季,草原上牛粪随处可见,而背着箩筐捡牛粪的场景日渐减少。随着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近年来农牧区传统能源替代工程的实施,西藏农牧民用能方式逐渐多元化、清洁化。[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