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企业

南京今年保姆“不荒” 雇主少四五成月薪也降

发布时间: 2021-09-08

  “以前是一个保姆十个人抢,现在是十个保姆抢一个雇主。”金陵晚报记者从多家家政公司了解到,以往南京保姆行业由于人手缺乏,一些保姆“要求多”“脾气大”,还常常要求加薪。不过,今年的情况大不一样,保姆多雇主少,工资也较去年有所下降。

  昨天下午,在鼓楼区一家家政服务公司,几十平方米的地方挤了七八个等活的保姆。

  “我在这里等好几天了,还在等。”带着安徽口音的保姆郑女士说,她来南京做保姆四年,前几年从上一家到下一家基本不会出现太长时间的“断档”,“今年过完春节后,活就不好找。我以前一直做住家保姆,今年都没找到这活,就暂时接钟点工的活。目前手头只有一家的活,一天两个小时。”同样在等活的来自高淳的陆阿姨接话:“前两年我们还要挑挑雇主呢,现在有活大家都抢上去了。”

  家政公司负责人刘女士向记者证实,今年确实是保姆多雇主少,他们那里下单找保姆的雇主少了两成左右,“口碑一般的家政公司情况更糟,雇主比往年少了四五成。”刘女士说,他们家政公司内天天有七八个甚至十来个保姆来等活,“凳子都不够坐的,大家都只能站着等,这种情况以前哪能看见啊!”

  “保姆价格比去年还有所降低。”卫岗附近一家家政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以住家保姆为例,主要是照顾老人和带娃两大类为主。照顾老人的住家保姆,月休两天,月薪是3000元,比去年降了200元。带娃的住家保姆,晚上如果需要带孩子睡觉,月薪是4500元。不需要带孩子睡觉,月薪是4000元,分别比去年降了50元。

  只有钟点工的价格在去年基础上略有上涨。每天两小时、单休的钟点工阿姨普遍月薪是1100元,比去年上涨100元。每天两小时、双休则是1000元,同样比去年上涨100元。“今年早就没有家政阿姨荒了。”一位家政人士说,可能受大环境影响,雇主可请可不请的就不请了,部分老雇主要求改用钟点工。另外,受一些负面事件的影响,比如毒保姆、虐待孩子保姆等事件,有的家庭就不敢请了。

  虽然保姆市场不缺人,你去询问每一家家政公司,都会告诉你“随时要随时有”。但一些雇主还是表示挑不到满意的保姆。

  最近一个星期,雇主王小姐已和4个保姆见面约谈,虽然给出比平均保姆工资高的工资,还是没有找到,主要卡在辅导小孩做作业一环,“我晚上经常加班,但孩子正在读小学晚上要人管着,就想找个能做简单家务和辅导孩子做作业的保姆,但阿姨们做家务都没问题,就是文化水平都不高,没法辅导做作业,现在还在为这个事头疼呢。”

  “事实上,家政行业一直比较缺符合条件的高素质的人力资源。”从事家政公司十多年的刘女士介绍,目前家政服务市场的矛盾,主要是由服务人员素质决定的。家政从业人员主力军大多数都是零散的家庭妇女和农村留守妇女,素质不好把控。且年龄层普遍为35至55岁之间,新技能学习能力也较低。“保姆的数量是不缺的,缺的是质量。就像现在素质较高、有证书的育儿嫂还是比较紧俏的。”记者钱建芬